首页 > 社会 > 正文

只因对公司人事任用心存不满 男子50分钟开14枪杀害5人

[摘要] 50分钟开14枪,杀害5人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原通辽市开鲁县自来水公司供水厂副厂长梁钧,因自来水公司任用被害人孙某某为供水厂第一副厂长一事心存积怨。被害人邓某某系开鲁县自来水公司副经理,梁钧因邓某某

资料来源:司法网络-检察日报

因为对公司的人事承诺不满

光天化日之下,枪杀死了五个人。

10月11日上午,由内蒙古自治区通辽市检察院起诉的梁军涉枪谋杀案,在案件起源地通辽市开鲁县法院刑事庭公开审理。检察机关指控被告人梁军用组装式口径枪向6人开枪杀人,共发射14发子弹,造成5人当场死亡,构成故意杀人罪、非法买卖枪支罪、非法持有弹药罪,并一并追究刑事责任。

50分钟内开了14枪,造成5人死亡。

检察机关指控被告梁军,通辽市开鲁县供水公司供水厂(以下简称供水厂)原副厂长,对供水公司任命受害者孙某为供水厂第一副厂长有怨言。

2019年3月25日15点左右,在供水厂召开的员工会议上,梁军对孙谋-牟会议的发言内容不满,在去厂区办公楼西侧停车场的路上与孙谋-牟发生争执,然后互相推搡。梁军从他的三菱越野车的后车厢里拿出一把口径的枪,向孙谋-穆开枪,击中了孙谋-穆的左胸。看到孙谋-穆摔倒在地后,梁军继续朝他的头部开枪,击中了他的后枕骨,造成了太阳

案发时,现场附近的受害人傅某是同一供水厂的工人。梁军认为两人关系良好,因为傅某和孙谋某坐同一辆车。他用枪射了傅某,击中了他的左腹部和左腰部,使他摔倒在地。梁军继续朝傅某头部开枪,击中他的后枕骨,导致他当场死亡。

受害者邓谋谋是开鲁县供水公司的副经理。梁军对邓某任命孙某不满意。开枪打死孙谋谋和傅谋后,他在工厂找到邓谋谋,并用枪追赶他。在办公楼周围追了一圈后,梁军用枪射死了邓谋谋,当邓谋谋爬过西边的栅栏时,射空了他。梁军开车离开了供水厂。

梁军不满意供水公司的领导成员,因为孙Moumou被任命为开鲁县供水公司的第一副主任。开车离开供水厂后,他去供水公司报仇。当他到达供水公司的大门时,大门关闭了,喇叭响了,但没有响。他带着枪开车走了。

受害者郑慕谋是一个个体慈善组织。梁军因小事对郑慕谋怀恨在心。当梁军逃到开鲁县开鲁镇民族路附近时,他停好车,拿着枪进入了郑慕谋经营的慈善组织。他开枪打中郑慕谋的左臂,导致他摔倒在地。此后,他继续用枪向受害者邵某(郑某的丈夫)开枪四次,击中邵某的左肋、左胸、背部、头部等部位,导致郑某和邵某夫妇当场死亡。

受害者孙谋是一家供水厂的工人,他与梁军的相识并无重大矛盾。梁军逃到开鲁县开鲁镇,发现孙翔停在玉恒国际汽车贸易城南侧附近的路边。他开车靠近孙翔,并与他交谈。孙翔下车后,梁军用枪射中孙翔的左胸,导致他摔倒在地。梁军继续朝孙翔的头部开枪,击中他头部右侧太阳穴,导致他当场死亡。

后来梁军开车走了。调查人员锁定了他的行踪,并通过技术手段逮捕了他。在逮捕过程中,梁军继续持枪驾车。调查人员开枪击中了他的腹部、颈部、手臂和其他部位,并逮捕了他。他们还缴获了梁军的枪和他随身携带的13发子弹,以及他驾驶的汽车上的大量子弹。

检察官还指控梁军以2017年秋打猎为由,在张某(单独处理)购买了田某(单独处理)在此次犯罪中使用的口径枪,并向周某(单独处理)索要了此次犯罪中使用的子弹。

没有复杂的矛盾和对犯罪的深深仇恨

10月9日,记者来到开鲁县,追溯了这起案件中3起谋杀案的现场,意在找出梁军持枪杀害5人的动机。然而,这是一种没有复杂矛盾和深刻仇恨的罪行。

在邻居、亲戚和同事的印象中,梁军通常待人和善,说话少,看起来简单而诚实。他们都对他甚至用枪杀死五个人的事实感到震惊和惊讶。

案件公诉人、通辽市检察院第一检察部主任吴咏梅告诉方圆,3·25事件后,通辽市检察机关高度重视此案,通辽市检察院和开鲁县检察院都派出人员提前介入,指导调查。4月2日,通辽市检察院派出人员重新介入“3.25”武装谋杀案的调查,并与当地公安局和检察院举行联席会议,讨论下一步对梁军5人武装谋杀案的审查和起诉,以及协调与合作问题。

“梁军在枪口下杀害5人再次证明了当前打击犯罪和罪恶的特别运动以及打击枪支和爆炸物的特别运动的极端必要性,这是建设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措施。事件发生后,梁军也后悔自己有枪和弹药。没有这把枪,这一切都可以避免。”吴咏梅说道。

吴咏梅再次提醒,面对生活中的各种矛盾,双方不仅需要和解,还需要克制。愿此案引发的悲剧给社会带来启示,使人们更加理性和宽容。愿悲剧永远不再发生,永远不再发生。

法院在现场道歉,但表示没有赔偿的钱。

通辽市第一检察院检察长李祥龙告诉方圆,被告梁军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有一个年轻的儿子和一个女人,他的妻子在一所县高中教书。这对夫妇关系很好。为了更好地照顾孩子,这个家庭还专门雇了一个保姆。

据受害者家属称,事件发生后,梁军的妻子带着孩子离开开鲁,前往赤峰。在对办案检察官的传讯中,梁军提到了他的两个可爱的孩子,一个贤惠的妻子和一个幸福的家庭。梁军曾经痛哭流涕,忍不住。

李祥龙认为,自从梁军第一次射杀孙某以来,他实际上已经把自己置于崩溃的边缘。一方面,他像魔鬼一样残忍和邪恶,另一方面,他又脆弱和绝望,随时可能崩溃。

在法庭上,梁军的律师表示,他犯罪时患有精神病,但检察机关要求权威的专业司法机构证明梁军没有精神病,犯罪时负有全部刑事责任。

记者在法庭上看到,梁军被带到码头后转过身,在画廊里寻找他的家人。也许他想再次见到他的老父亲、年幼的孩子和悲伤的妻子。然而,直到审判结束,他没有抬头或转过身来看看坐在原告席上的五名受害者的家人,不管他们是有罪还是胆怯,也许只有他知道。

审判结束时,梁军最终向受害者道歉。然而,他只是一再强调,他没有钱进行附带民事诉讼。

据报道,法院将决定日期。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