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军事 > 正文

锐读丨37高炮:守望长空八十载的“老兵”

[摘要] 当时,m1939式37高炮凭借其在二战期间的出色表现,已经威名远扬。据统计,二战中,共有超过14000架轴心国的飞机“命丧”m1939式37高炮之手。在担负护桥任务的部队中,独立高炮31营的阵地距桥最

资料来源:解放军日报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武器陈列区的一个角落里,排列着三支苏联制造的1939 37毫米高射炮。环顾四周,整洁的枪管依然朝气蓬勃,保持着仰望天空的姿势。在第一把枪的护盾板上,10颗红星在军用绿色油漆的映衬下闪闪发光,记录了击落10架敌机的辉煌壮举。

在我国防空武器极度匮乏的时代,37毫米高射炮(以下简称“37高射炮”)是我军空战网络的主力。虽然它的口径小,火力有限,但在指挥官和战士的灵活运用下,它刚刚在敌人的侵略性空袭下开辟了一个世界。作为一种长期经受战争考验的武器,37门高射炮先后研制出单管、双管、牵引、自行等多种型号。他们在不同时期和不同地区默默地保卫着祖国广阔的天空。

随着时代的发展和科学技术的进步,37门高射炮逐渐退出历史舞台。然而,“老兵”的故事和精神仍然活着,铭刻在时代的年轮上,保存在多事之秋,深深铭刻在新一代防空兵的心中。

“贵族家庭”受到了训练,第二次世界大战的英雄们进入了东方阵地。

1948年6月,华东野战军在开封战役中缴获了一支美国制造的12.7毫米高射炮,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陆军第一支高射炮队,从而拉开了我国防空部队建设和发展的序幕。

由于当时缺乏空中控制,敌机一年到头都在“控制”我军。因此,华东野战军高射炮队一旦组建,就成了“关注的焦点”,部队也相继组建了自己的防空部队。在此期间,我们的高射炮部队只有少数分散的团、营和连,他们的装备又脏又旧。其中大部分是日军投降并从国民党军队缴获的中小口径高射炮和机枪。难以有效打击敌机,难以确保解放后的大中城市和运输线路的安全。迫切需要建设一支强大的高射炮部队,加强防空力量。

1949年9月,苏联协助我军组建了10个高射炮团,我防空武器走上了标准化、规范化的道路。正是在这一时期,m1939型37高射炮进入了我军的序列,并很快成为我军防空作战的主要武器。

当时,m1939型37高射炮以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的出色表现而闻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之前,苏联总共生产了大约20,000支这种类型的高射炮。在苏德战场上,这些高射炮不仅有效打击俯冲轰炸机和其他中低空目标,还对地面轻型装甲目标造成相当大的伤害。据统计,超过14000架安讯士飞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被m1939型37高射炮“杀死”。

许多人不知道,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夕,苏联远未建立成熟的野战防空系统。为了尽快弥补高射炮火力的不足,苏联在紧急情况下将注意力转向瑞典博福斯公司生产的m34 40mm毫米高射炮。

作为一个古老的大工厂,博福斯公司的产品得到了广泛的赞誉,尤其是在火炮研发方面,当时它处于领先地位。苏联看中的高射炮是博福斯最著名的产品。该枪具有优异的通用性和机动性,在功率、射速和射击高度上实现了良好的平衡。即使在80多年后的今天,一些西方国家仍然装备着改进的枪支型号。

不久,苏联以m34 40mm毫米高射炮为模板,缩小口径,试制出一小批25毫米高射炮,用于苏芬战争和卫国战争初期的一些战斗中。1939年,苏联在获得25毫米高射炮试生产经验后,将其口径扩大到37毫米,并于当年投入生产。型号是m1939 37mm毫米高射炮。

与bofors生产的m34相比,苏联型号m1939的结构和零件几乎完全相同,只是零件的制造过程简化了许多。除了火炮本身之外,其他二级系统,如炮架和瞄准镜,也已被简化。虽然m1939型号的直径比m34型号小3毫米,而且弹药的威力也降低了,但射速的增加和火力密度的增加是可以互换的。实战表明,m1939型37高射炮非常适合苏德战场。它的“减少匹配”设计大大降低了制造成本,可以在战时批量快速生产。许多曾经负责农业机械生产的工人只需要熟悉工艺流程就可以批量加工这种高射炮的主要零件。

同样,低成本、结构简单、性能可靠的m1939型号也满足了当时我军的需求。在中国装扮的第二年,1939年为了抵抗美国侵略和援助朝鲜而参战。一场史诗般的战斗从这里开始。

目前,小型高射炮正在行使国家威望和军事力量。

1951年3月,刚刚成立不到一年的第63炮兵师进军朝鲜,是第一批参加抗美援朝战争的高射炮部队之一。在随部队进入朝鲜的防空武器中,只有32支苏联制造的m1939和37高射炮。

进入朝鲜不到三个月,志愿者的高射炮部队就面临着一场旷日持久的激烈战斗。1951年6月,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发动了“绞杀战争”攻势,企图以强大的空中优势轰炸志愿阵地、交通枢纽和道路桥梁,从而削弱志愿部队的作战能力和意志。前线志愿军官兵面临着没有食物、没有枪和炸弹的危险。抗击“勒死”的重任落在高射炮部队的肩上。

黄江桥是志愿者派兵和提供后勤保障的唯一地方。在担负保护大桥任务的部队中,第31独立高射炮营的位置离大桥最近,整个12门炮和37门高射炮营是黄江大桥的“最后一道防线”。

当时,志愿者面临的空中威胁主要是f-84、f-86、b-26和其他敌机。以f-86喷气式战斗机为例。这款战斗机的最高飞行高度为15000米,最高飞行速度超过每秒260米。它可以在俯冲攻击中突破音速,是美国空军的“王牌”。

另一方面,37高射炮,一种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早期为空中目标开发的单筒高射炮,与37高射炮相比相形见绌。由于口径小、射程短,37AA枪被官兵称为“小高射炮”。最大有效战斗距离为4000米,最大有效射击高度为3000米。射击时,目标速度被设定为250米/秒,这并没有达到f-86的最大水平速度。

37门高射炮对抗新的喷气式飞机,一场势不可挡的生死之战开始了。

1951年6月9日早上,天空中乌云密布,防空警报突然响起。六架从南方飞来的敌机突然出现在厚厚的云层下,直奔第31高射炮营的阵地。整个营都在开火射击,阵地上的枪都在燃烧。

在第一轮空袭中,敌机投下许多凝固汽油弹,造成第31营高射炮大量伤亡。该营三个连和三个班的阵地立即被火焰吞没,枪炮上的伪装全部烧毁,五六名炮手受伤,只有一名炮手刘四仍在枪口下。

当时,37门高射炮需要8名炮手操作。一名炮手负责水平方向的瞄准,两名炮手负责垂直方向的瞄准和射击,三名炮手负责设定目标距离,四名炮手负责设定目标速度和路线,五名炮手负责装填弹药,其余三名炮手负责准备弹药,没有任何一名炮手会影响射击的实施。根据常识,那把枪的第三级已经失去了战斗力。

看到第一轮攻击,敌机压制了高射炮阵地,变得更加嚣张。绕了半圈后,他们转过身来,又下来了。形势非常危急。

此时,三级高射炮的屏蔽板、枪管板等部件受损,距离隔板也受损。然而,火炮发射机构由于结构简单、经久耐用,受影响不大,仍能正常发射。敌机此时正朝这个位置飞来,所以不需要实时调整目标路线,俯冲速度已经在最后一轮射击中设定好了。

因此,刘思首先将定向轮转到前进位置,只控制高低轮粗略瞄准敌机。当敌机俯冲到1000米的距离时,他准确地把握住了时机,用远射击中了它。一枚炮弹击中了敌机腹部。敌机还没来得及抬起头,它就摆动着,落到了附近的山坡上。

战后,刘四获得了一等荣誉,并被授予“空对空射击二等英雄”称号。他的“单人和单炮攻击敌机”的壮举受到高射炮部队的广泛赞扬,鼓舞了活跃在防空作战前线的志愿军官兵。高射炮作为主要的防空武器,再次在战争中声名鹊起。

设备变化和世代,胜利基因的遗传

抗美援朝战争锻炼和增强了我国高射炮部队,也使我国认识到野战防空在现代战争中的重要性。战后,我军开始重组高射炮部队,并开始在我国发展高射炮。第一个“老师”是苏联制造的m1939 37高射炮。

1955年,我国在m1939型37高射炮的基础上,仿制了55型37高射炮,这是我国防空武器发展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1963年,根据苏联提供的图纸,63型自行式37高射炮发射,我军防空能力大大提高。

1965年,65型双管37高射炮最终定型。与老式单管37高射炮相比,65型火力密度翻了一番,继承了结构简单、表皮耐用的优点,成为服务了半个多世纪的“常青树”。

1974年,74型双管37高射炮装备了一个跟踪系统,与雷达和指挥官一起使用,进一步提高了自动化程度。

1988年,37个高射炮家族的“大师”88自行高射炮问世。该枪配有完善的火控系统,具有良好的独立作战能力。这可以称之为37门高射炮的“巅峰之作”。

经过几代军事人员的研发和改进,37门高射炮的初速范围、火力密度、信息化程度和弹药威力都有了显著提高。多年积累的研发经验也为后续高炮装备的研发奠定了基础。

然而,随着喷气式和地对空导弹技术的不断进步,空袭和防空进入了更高层次的对抗。高射炮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高射炮的研发进入了相对停滞的状态。一些军事大国开始评估一个国家的防空能力,配备防空导弹的比例。

然而,“导弹制胜理论”也暴露了一些实战中的致命问题:在电磁干扰下,叙利亚“萨姆-6”导弹阵地被摧毁;在高速反舰导弹面前,英国船只谢菲尔德号(Sheffield)被埋在马岛水域。在反思了强干扰和超低空防空作战的问题后,人们不得不重新认识高射炮,一个“防空老兵”高射炮开始向高射速、多管组装和火炮弹药结合的方向发展。

近年来,我国相继安装了几种多管组合近程高射炮和弹炮组合近程高射炮武器。使用的弹药也进入了可编程和制导的过程。武器的火力密度和拦截效率成倍增加,使得“最后一道防线”更加可靠和有效。

随着时代的发展,“老兵”终将死去。结构简单、成本低廉的原有优势逐渐成为制约37高射炮发展的瓶颈。射速、初速、弹药性能和信息化水平的短板使其难以融入现代防空作战系统。

就像一个从战场上退下来的“老兵”,已经坚守阵地80年的37高射炮必须掉头离开。

经过80年的起伏,37门高射炮既是战斗人员又是先锋。它为我军的防空作战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并成批开发了新的装备来搬运重物和开山修路。

观察天空80年后,37门高射炮既是好老师,也是战友。它见证了中国的防空力量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伴随着一代又一代的防空部队在新旧之间交替,一代又一代。

目前,在防空旅的训练场上可以看到37门高射炮。在军队重组和改革的浪潮中,由于主战装备的升级,“刘四级”旅也成为了某种类型的地对空导弹发射级。面对新的装备和新的挑战,他们克服困难,认真学习和训练,并在换装时有了“第一轮命中”的表现。对他们来说,改变的是他们的武器和装备。没有改变的是他们保卫祖国的信念和对远方的忠诚。(夏浩段李石磊彭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