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正文

今天,王蒙获颁“人民艺术家”,且看独家专访:一辈子的痴迷

[摘要] 今天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称号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王蒙上台获颁“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称号奖章。今年早些时候,王蒙推出“点评《红楼梦》系列”的第四个版本时,《新民周刊》对86岁

今天上午,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勋章和国家荣誉奖颁奖仪式在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王蒙上台后被授予“人民艺术家”国家荣誉勋章。今年早些时候,当王蒙推出《红楼梦评论》系列第四版时,《新民周刊》对86岁的王蒙进行了独家采访。今天的摘录是给读者的。

特约记者|张颖

午饭中途,“扔掉”了刘吴昕和其他朋友,王蒙离开了桌子——他得去游泳池。86岁时,他仍然精力充沛,思路清晰,幽默机智,工作热情高涨。时间流逝,时间在他身上不留痕迹。

平时在家,他坚持每天游泳和散步,沉浸在微信头像的健身效果中,笑着称自己为“八十多岁的腹肌男人”;我看新闻、电影、微博、微信,偶尔也看视频。我开始了一个关于喜马拉雅山孔子和孟子的音频节目。我不仅对新事物有好奇心,而且有和年轻人一样的时尚爱好。

采访王蒙的原因是,在2019年北京图书订购大会上,王蒙的新书《王蒙伴读《红楼梦》出现了。这套书由四川文艺出版社出版,是王蒙《红楼梦评论》的第四版。新版《随读》以《程家本》120个整版为基础版,融合了王蒙多年来阅读《红楼梦》的心得。

在今年的第一期《上海文学》中,王蒙的两部短篇小说《地中海幻想曲》和《美丽的帽子》被刊登在小说的标题上。他还写了一部新的50,000字的中篇小说《生与死之间的爱》——三篇文章的主题都是爱。此外,他继续在各种报纸上发表文章,表达他对世界和社会的看法。

《红楼梦》经常被阅读和更新。

张颖:王蒙附赠的《红楼梦》的这个版本和你之前评论的三个版本有什么不同?

王蒙:这是《王蒙红楼梦评论》的第四版。在聂振宁先生的策划下,我于1995年在丽江出版社出版了《红楼梦》的评注,后来分别在上海文物局和中华书局出版了其他版本。

四川文艺出版社王蒙的《红楼梦》以120个全本的《程家本》为基础版,由红学家冯统一检查。

我一生都在读《红楼梦》,但我仍然着迷于它。我仍然经常读常欣。这是一本百科全书。你所有的经历、欢乐和悲伤都能找到参考、解释、支持和共鸣。

经常阅读和经常更新意味着什么?让我举个例子。贾宝玉为什么这么讨厌科举和名利?讨厌努力学习,讨厌做官,讨厌修水平,一听这话就生气。他的反应太强烈了。一个人可以对一件事表现出热情。如果一个人不同意,一句话也不说就结束了。没有必要从一只鸡跳到另一只狗。

理解这一点很重要。贾宝玉在谈到名利时的伤害、绝望和痛苦感,不管是谁在《十二女》中劝他,他都气疯了,咬牙切齿地恨着。这不是由孩子对学习的热爱造成的。他只能问自己的上一代和前世来找出原因。

贾宝玉的激烈反应显示出一种被伤害的感觉,这种感觉是女娲补天时留下的。说到学习、做官、为朝廷服务,贾宝玉的痛苦其实是最大的。女娲补天时,有36501块石头,但只需要36500块。那么这块“多余”的石头是非常悲伤、羞愧和孤独的。其他的石头填满了天空,成为天地之间的重要角色,但它是不幸的,被遗弃的,被遗忘的,失去了它的使命,没有存在的意义。

《红楼梦》是一部小说,哲学和形而上学。它的写作风格很奇怪。小说和戏剧都依赖悬念,渴望知道事情会怎样发展,“事实就是如此。”《红楼梦》对此并不关心。一旦它出现,我会告诉你结局:我写的只是过眼烟云。

张颖:对你来说,几十年来阅读《红楼梦》的乐趣是什么?

王蒙:我把《红楼梦》当作一本活的书来读,把它当作一个活生生的人来评价,把它当作一个真实的事件来分析,把它当作经验和知识来思考。从《红楼梦》中,生活被发现,许多爱情、政治、人际关系和人类欲望的秘密被发现。

每次我读《红楼梦》,我都想看到人,看到环境,听到声音。每次我读《红楼梦》,我都有新的发现、新的经历和新的解释。

用自己的生活经历去理解《红楼梦》的经历,去验证和补充自己的经历,你的生活将会极其丰富和新鲜。

例如,里面的魔法故事非常好看。在第一层是女娲,她创造了人类并修补了天堂。二楼是天宫,上面写着贾宝玉原来是申英的侍者,林黛玉原来是深红珍珠和仙草。天气干燥,申英侍者每天给深红色珍珠仙草浇水。当申英的侍者来到世上时,朱江·曹宪想用自己的眼泪报答贾宝玉,那是申英的侍者倒在上面的水。三楼是魔女,她向贾宝玉讲述男女之爱和各种各样的爱与恨海的故事。

此外,《红楼梦》的特点是它留下了太多的空白,一个接一个地填补。它已经在千千吸引了成千上万的读者。数百年来,不同时代的人们都用记忆、联想、想象甚至侦探推理来解读《红楼梦》。

清代,有些人读了《红楼梦》,整天想着林黛玉,整天想着晴雯和芳官等,都有精神病。一家人烧了《红楼梦》,他抓着天空喊道:“你为什么烧我的林黛玉?”你为什么烧了我的晴雯?不吃不喝,终于死了。1977年,一对年轻男女有不好的感觉。他们看了越剧《红楼梦》,非常难过。最后他们都死了。

王蒙曾经参观过山东卫视的新行坛,谈论传统文化和一个家庭和一个国家的梦想。

《红楼梦》为什么伟大

张颖:普通读者喜欢《红楼梦》,主要是看贾宝玉和林黛玉之间的爱情故事。你看重什么?

王蒙:《红楼梦》不仅谈爱情,还表达了生命和宇宙的本体。

从物质层面来看,宇宙或生命是由一些基本元素组成的。中国传统的说法是“五行”:金、木、水、火和土。《红楼梦》没有专门描写金木的火、水和土壤。它描写阴阳,描写当月的盈余、赤字和水的溢出。它描写了世界增长和衰落的变化,以及世界的永恒。

张颖:《红楼梦》是一部伟大的小说吗?

王蒙:当然,像毛主席这样的著名学者甚至政治家喜欢《红楼梦》也不是没有原因的。

我们喜欢读小说有两个原因:文学性和生活。文学性包括作者的才华、风格等。任何文学作品都具有生活性和文学性。文学性离不开生活。

然而,有一种作品会让你觉得它描述了一个活生生的生活,一个充满了血和泪,充满了美好事物的生活,所以你会忘记它是一部小说,是一个作家写的,就像面对现实生活一样。

《红楼梦》是一部如此伟大的小说。它似乎是自然主义,零碎的,琐碎的,吃的,喝的,拉的,睡的,吃的,穿的,住的和运输的。然而,它已经用尽了汉字、中国文学和我们文化的可能性。因此,有人说它是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

它能给人一种生活中的悲伤、荒谬和负罪感。首先,作者宣布书中的人物已经死亡和消失,然后讲述了石头上的故事,从头到尾提醒读者现实世界是空虚和转瞬即逝的,所有的美都会消失,所有的青春都会被淹没,所有的财富都会消失。因此,鲁迅先生说,《红楼梦》是“被华林扫成一片荒凉的迷雾”。

这部小说的风格也很有趣。这是一个开放的结构。像种子一样,它发芽,长出树枝、树叶和花朵。各种矛盾、问题、任务和关系都有无限的可能性。我整晚都没看到它,我还看到了另一朵花。我整晚都没看到它,我又长出了一根树枝。这很自然。这样的书很少。

《红楼梦》中的描写方法与后现代主义理论相似。例如,拉丁美洲魔幻现实主义可以被称为《红楼梦》中的“童话魔幻现实主义”。此外,这本书还可以解读悲喜剧、结构主义、时空、符号和寄托等。

艺术上,《红楼梦》超越了中国古代文学中道德教育作为切割标准的观念。在《红楼梦》中,善与恶,美与丑,动物与人性,甚至佛性都是结合在一起的,它无所回避地写下了一切。到目前为止,这类小说和中国文学作品中只有《红楼梦》。

中华书局版《王蒙》

为什么没有人文学者

张颖:你是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的成员。几年前,你们提出在文化事业领域建立荣誉制度和表彰制度。这个提议有成效吗?

王蒙:我在文化部的时候提到过。荣誉称号制度指的是,例如,“人民艺术家”或“人文学者”苏联过去有“优秀艺术家”、“列宁奖金”和“斯大林奖金”的制度。现在朝鲜仍然有这样一个系统,相当于科学家中的学者。奖励制度是指国家领导人以独特的文化贡献奖励这些人。例如,日本的芥川龙之介奖是由天皇颁发的。大江健三郎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并获得芥川奖。然而,健一说,“赢得这个奖项不关你的事。我拒绝接受。”

英国有皇家学会的评估系统,法国有一名法国院士。

2015年9月29日,王蒙(中)因《这里的风景》获得了第一个矛盾文学奖

如何治疗传统文化热

张颖:你对传统文化的复兴很平静,但你对这一趋势很担心。为什么?

王蒙:我觉得我取消了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的一些进步。《三字经》和《弟子规》中有一些非现代的东西。他们只谈论尊重大哥,训练你成为一个特别听话的人。然而,他们没有谈论青少年的权利和青少年的基本需求和要求。他们应该受到尊重。

我最反对它的“勤奋和立功,无用的发挥”,这是不允许发挥的。你必须勤奋。如果你玩,根本没有好处,这剥夺了青少年的乐趣和创造力。例如,《弟子规》甚至说,如果领导者对你不满意,即使他打你或骂你,你也只能服从,不能反抗。这些东西太现代了,更不用说孝道的倒退了。

鲁迅难过地得知,为了孝敬母亲,他把儿子活埋了,为了不咬父母,他用自己的肉喂儿子吃蚊子。这种荒谬而残酷的观点现在已经被提倡,并被要求为小学生背诵三字经和帝子条例。这是历史上的一大倒退。

张颖:恐怕现在不仅仅是学生,经济生活和企业管理也是如此。更荒谬的是,即使在情感咨询和教育领域,人们也在关注“四德三中”。

王蒙:这其实很简单。据说许多企业家找到了“地字归”,然后要求所有员工记住它作为一种管理方法。它没有权威,只有管理,也就是说,一个年轻人,或者一个孩子,你必须诚实,听大人的话,听上级领导的话,接受管理,服从命令和指挥。为了强调这一点,从管理者的角度来看,儒家思想再好不过了。

张颖:因此,我们也应该警惕传统文化中的糟粕和垃圾。

王蒙:这是传统文化的力量。还有人建议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中规定“孝”。

因此,我有机会说出邓小平的三个字:我们应该面对世界,面对现代,面对未来。

2018年8月24日,王蒙出席第25届北京国际书展,并参加了“中国文化在当今世界的意义”的中外对话

重印请在评论区留言并获得授权!

重印时,必须注明作者、来源和微信号。

北京快三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