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会 > 正文

冒充熟人领导 62人被骗百余万!谨防诈骗套路

[摘要] 冒充熟人领导诈骗62人上当被骗百余万2017年4月,被告人莫某乘坐飞机到达龙某在云南的租房内,参与了龙某等人组织的电信诈骗犯罪集团。黄岛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人邵某、胡某犯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

半岛记者王红志

近年来,随着通信技术和支付手段的发展,骗子们也一直在伺机诈骗钱财。然而,社会经验不足、预防意识薄弱、偏好新事物的学生群体已经成为骗子的重要目标。近日,本报收到几条电信诈骗线索,其中城阳市一名中学生小婷被“假客服”骗走5万元。来自朝鲜半岛的记者整理了相关案件和反欺诈知识,以便给公民一个警告。

假装是熟人会导致诈骗。

62人被100多万人欺骗。

2017年4月,被告莫言乘飞机抵达龙在云南的出租屋,并参与了龙等人组织的电信诈骗集团。该小组有明确的结构和详细的分工。它有一个电话欺诈部门,一个专门从事欺诈银行卡和移动电话卡的卡供应部门,以及一个负责取款的取款部门。犯罪集团开始以“更改手机号码,请保存”的形式发布欺诈信息。一旦有人回复了“收到的”信息,欺诈者就向信息回复者发出请求,要求他的朋友借钱帮助他转账,以便他以后可以申请贷款。在信息应答者的允许下,欺诈者向他发送一个已经转移到他账户的银行转账交易界面的虚假截图,然后让他将钱转移到指定账户以欺诈他人的财产。

2017年5月18日,龙某和莫某建协商后,莫某建带领两人到另一个出租房屋进行诈骗,而龙某带领三人继续在原来的出租房屋中诈骗。后来,莫某通过在网上从其他地方收集信息,学会了欺诈的方法。方法是欺诈者冒充招聘单位领导,安排招聘管理人员主动联系工商局或税务局领导查询单据审批流程,然后冒充工商局或税务局领导,提出单据需要提前支付且不能通过公司账户转账的要求,最后欺诈者建议通过招聘管理人员账户支付费用。并向他们发送已经转移到他们账户的银行转账交易的虚假截图,以便通过允许他们在获得信任后向指定的银行账户进行真实转账来骗取他人的财产。

据统计,2017年5月至11月,该集团诈骗了62人,收入1129210元。在62名受害者中,一名青岛市民在发现转移有问题后选择报案。经过近三个月的追踪和追踪,该组前往广东、广西、云南等地7000多公里。平度警方于2017年11月抓获了该团伙的13名嫌疑人,并将他们押送回青岛。

利用伪基站发送欺诈短信

这两个人被判刑和罚款

被告邵和胡自2016年11月28日起租用两辆车。他们利用他人提供的假基站设备,以银行的名义向青岛、临沂、日照和潍坊等城市发送欺诈性短信。受害者点击链接,混乱填写相关信息后,银行账户里的钱被骗了。此外,两人还帮助另外四人发送了至少23天的欺诈性消息,每天发送至少800条欺诈性消息,总计至少18,400条欺诈性消息。

在此期间,邵和胡通过虚假基站发送欺诈短信,诈骗受害者共计30,064.85元,通过帮助他人发送欺诈短信赚取75,050元。黄岛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被告邵、胡被判诈骗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零两个月,并处罚金三万元。

用收藏品作为欺骗的诱饵

电话的另一端充满了“演员”

2014年11月,彭日成通过在线搜索掌握了针对收藏家的欺诈手段,并计划招募人员组成一个团伙进行通信欺诈。2015年4月至2016年3月,彭丽媛在北京租了一些房子作为购买座机、手机、电话卡等通讯工具的场所,在网上收藏品交易论坛和出售公民信息的qq群上购买欺诈性的语音材料和恋人个人信息,雇佣他人并通过电话进行欺诈。

雇佣人员用假名假装是“中国收藏拍卖管理中心”、“北京郝汉国际拍卖行”和“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工作人员,打电话给全国各地的收藏家,谎称将在北京举行大规模的现代收藏品拍卖。他们可以从家中收集收藏者的收藏品,以帮助受害者参与拍卖,并对受害者的收藏品进行“登记评估”和“报价”。在牟鹏和其他人假装成拍卖公司的总裁和董事后,他们打电话给受害者,并在交付时通过现金欺诈地获得受害者的财产,理由是他们必须支付佣金、保证金、目录费、场地费、保险费和银行卡激活费。

在诈骗过程中,如果受害者声称自己没有钱或钱不够,团伙成员就谎称可以帮助受害者提前支付一部分钱,让受害者支付一部分钱,然后另一个人假扮成首席财务官打电话给受害者,谎称“雇员”因非法提前支付钱而被停职,让受害者提前弥补。牟鹏不仅用偷来的钱支付那些参与诈骗的人的工资、佣金和奖金,还用来购买房地产、宝马和其他挥霍的财产。

谎称他人犯罪

假装是警察,骗钱

2015年7月至2016年1月,被告叶某与其共同被告李某和陈某在马来西亚吉隆坡投资成立了一个电信欺诈集团。作为一线人员,陈某等人冒充电信运营商客服中心工作人员,骗取受害者提供身份信息,谎称受害者可能涉嫌犯罪,引导受害者转到“公安部门”报案。被告牟林等人作为二线人员,假装是公安机关办案的警察。他们通过网络电话与受害者交谈,并获得受害者的个人和财务信息。他们登记了受害者的所有银行账户和资金,理由是他们涉嫌犯罪。同时,他们发出虚假的网络逮捕令,误导受害者相信他们参与了这些案件。

二线和三线人员冒充刑警队长和特别检察官,以检查账户资金、消除犯罪嫌疑人和确保资金安全为由,引诱受害者将账户资金转移到诈骗团伙的“安全账户”,或远程指导受害者操作网上银行和自动取款机,在受害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转移银行卡资金。

据统计,2015年7月26日至12月29日,诈骗团伙诈骗了41名受害者785万元以上。

广东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香港六合app 广东十一选五 六合app

推荐